8000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欲海纵情(作者胡天) > 正文 102、再一次
    102、再一次

    李纯自第一次失身于那个高教授后,一直到过了好几天才和高教授见过面,心里就想,这样时间长了他肯定会失望,对自己是不利的。如果不时常给他一些甜头,钓一钓他的胃口,说不定那天这男人就会对自己失去兴趣,自己已经失身于他,而且也正是想以此来达到个人的目地,假如老不见他,做的太过分也不行。总不至于非要拿出最后那张王牌要挟他吧。

    况且,自己每每想到那天男人抚摸自己的时候,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但一想到那人插入时的疼痛,就会在心里一阵战栗。她真的有些怕了。她想,都说男女****是极端享受的事,可为什么自己就感觉和要死似的。她也知道自己第一次是因为处女膜的破裂而感到剧疼,那么以后可能会好些,但她想怎么都会痛的,那么粗大的东西插在自己这么小的洞里,能不疼吗?想时还是感到恐惧。

    李纯在吃完中午饭后就去了招待所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时,就见高教授已经躺在了床上,心里一惊想,他还真积极的。高教授见她进来,急忙起身,却是只穿了内衣内裤。李纯进门看到他时就感到心慌,脸红红的,这会看他的衣着心更慌了,就不敢看他。转头在沙发上坐了,就听高教授说:“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李纯没抬头,就说:“不去,我和你说了事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腾的掀开盖在下身的被子下了床,急速跑到李纯跟前一把抱起她,就像抱个孩子似的把她抱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李纯被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,在床上挣扎了几下坐起说:“你怎么这样啊,

    高教授就得意地笑。揽紧拥抱着的李纯,一张嘴就去寻李纯的口。李纯红着脸挣扎,说:“,你又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说:“不是你叫我来的吗,”

    李纯说:“我你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更加抱紧了她说:“我这些天都快想死你了,才刚见面就要走。”

    李纯说:“你想我啥,不就是想干坏事!”

    高教授嘿嘿地笑,一下将李纯扳到在床上,一张嘴就贴在李纯的嘴上,舌尖去顶李纯紧闭的嘴。见也无法顶开,就那一只手去摸李纯的胸部。李纯张嘴说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高教授的舌头顺利进入。李纯又挣扎了几下,便也不再动,两只舌头搅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的李纯已经浑身发热,上次失身时,这高教授只顾抽插也没怎么亲吻李纯。李纯这时才感受到男女亲吻的美妙,不由得迎合上来。两只口粘在一起互相吸润。忽然间,李纯感觉高教授的手已经伸进她的乳房上,李纯想说不要,高教授的嘴却是紧贴在她的嘴上,李纯无法喊出。拿手去扳高教授的手也没搬动,片刻便也感觉非常的舒服,也就不再动,任由高教授摸着。

    高教授在这时已经****涨起,松开抚弄李纯乳房的手将自己的衬裤拉下,阳具弹出,高教授就去拉出李纯的手,将李纯的手放在自己的阳具上,李纯惊了一下,高教授按住,李纯一阵也不敢动,高教授说:“你摸,抓住它。”

    李纯不动。高教授便一跨身骑在了李纯的身上,两只手就去解李纯尚未解开的衣服扣子,李纯喘着粗气说:“别,别,求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高教授那里肯听。解开了将李纯起做着,拉扯着就将李纯的棉衣脱下,再将李纯放到,撩起李纯的毛衣,将胸罩扯了上去,一对胀鼓鼓的奶子蹦了出来。高教授俯上嘴去,一张口便含住了李纯的乳头,李纯只觉全身如过电一般的麻痒,也不再动,就任凭这男人在她的两个乳房上亲吻。不一会,李纯就又感到高教授的手移到了她的裆下,不禁全身战栗,欲挣扎,却似无力了一般。

    高教授抬起头来,见李纯闭双眼,轻声说:“脱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纯睁眼红脸摇头说:“不、不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拉起她说:“听话。”

    李纯说:“我怕的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问:“怕啥?”

    李纯说:“怕……”

    高教授笑笑,站起身将自己的衬褂衬裤快速的脱了,一个赤条条男人身,就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李纯面前。

    李纯就见那根让她害怕的阳具高高的昂起,不禁心里又打了个激灵,但也是马上就闭上了眼睛。高教授蹲下说:“来,抓住它。”

    李纯闭眼摇头。高教授就拿住李纯的手,李纯在手碰到那根发烫的阳具上时又想缩手,高教授按住,李纯也就一般抓住,就感觉抓在手里涨涨的。

    高教授见她闭眼就说:“看看它。”

    李纯没作声,却是在片刻后不由得挣开的眼,看时心跳狂乱。高教授说:“你动下它。”

    李纯没动。高教授说:“都做过一回了,还这么害羞。”

    李纯也不说话。高教授就去脱李纯的毛衣。李纯窘涩着抬眼看他说:“我真怕的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问:“怕啥?”

    李纯说:“上次,疼……”

    高教授说:“那是第一次,这次就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就将李纯的毛衣向上提,李纯也就配合着脱下。待脱到了只剩胸罩时,李纯不由的用双臂抱住了胸部。高教授将李纯推倒,嘴里说:“别怕。”

    就去解李纯的腰带。李纯腾地坐起说:“我真的怕的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说:“你别这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又将她推下,将李纯的腰带解开,连着内裤齐整整的一起退下。李纯不由得紧夹双腿。高教授在将李纯扶起,从背后将李纯的胸罩解开,一个全身光滑白嫩的女人身体彻底的呈现在这个男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放平了李纯,高教授说:“我会让你快乐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低下头去在她的乳房上亲吻,一只手就在李纯的腹部游动。片刻,那只手移到李纯紧闭的大腿间,一根手指就在李纯那凸起的部位抚摸。李纯这时已经无力动弹了,在那只手探向她的大腿深处时,竟不由得松开了紧闭的腿,高教授的一根手指就在她的下面触摸。李纯有说不出的麻痒。那种滋味是她用任何语言也无法描述的,只感觉飘飘欲仙。

    她忽然感觉高教授做起向她的下身爬去,睁开眼就见高教授正看着她的下面,于是紧闭双腿说:“不要看嘛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没吭,却是伸出双手将李纯的双腿分开,一张嘴就伏在了李纯的阴部。李纯啊的一声,就感到这男人的舌头在她的下面添动,登时有一种绝妙的快感让她陶醉。于是也不再动。又一会,李纯就感到这男人的舌尖伸进去,再一种舒畅的感觉传遍全身。两腿就不自觉地张开,就想让男人的那根舌头再向深部舔动。不知啥时,李纯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高教授的阳具,并在高教授舔动自己的下面时,自己的手开始在他的阳具上滑动。

    又一阵后,高教授抬起头,问:“舒服吗?”

    李纯红脸不答。高教授说:“等下我的这个插入你会更舒服。”

    李纯说:“不,很疼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说:“傻丫头,不会。我慢慢的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挪了下身,拿过衣服,从口袋了拿出避孕套来套在自己坚硬的阳具上,双腿叉开在李纯的两腿间,将李纯的双腿抬起分开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一只手就手持阳具在李纯的下面摩擦。

    李纯这时是既兴奋又紧张,嘴里说:“你轻一些,我怕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点头,阳具就顶进李纯张开的体内。李纯只感觉涨涨的。高教授问:“疼吗?”

    李纯摇了下头。高教授就向里挺进了些。李纯还是感觉有些疼,就说:“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高教授轻轻的抽动。李纯的浑身似乎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,只感到在这男人的抽动时如飘荡了一般。高教授在抽动时继续向内挺进。李纯是感觉到的,让她感到奇怪的是,在这男人的深入时刚才少许的疼痛竟然消失的荡然无存,继而是一种无法言悦的舒服。她享受着,嘴里不由得发出轻轻的呻吟。

    高教授知道此时的李纯已经在感受着这奇妙的乐趣了。于是用力抽插。李纯的呻吟声愈来愈大,一阵后,竟不由自主紧抱住男人的腰部,嘴里配合着高教授送过来的舌头,身体开始扭动。又一阵,只感觉全身如飘起来一般,猛然间感觉身体内像爬过进无数只蚂蚁那样发痒,就有感觉里面在跳动,有感觉好像要喷出一股东西,霎间浑身痉挛,一阵战栗后高潮到来了。高教授是感觉到的,于是快速抽插,数下后也射出一股股的精液。之后高教授无力的趴在李纯的身上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