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0中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欲海纵情(作者胡天) > 正文 90
    90

    想起父母,小天感到一阵幸福。

    灵雨问:“你的身体是不是像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小天说:“我爸的身体应该比我棒。我和爸爸个头差不多的,可没他那么粗壮。妈妈身体也挺好,性格很好,她就从没动手打过我们兄妹几个,我们有错,她都是耐心的做我们的思想工作。说来也怪,尽管妈妈不打我们,可我们却都打心眼力俱怕她。爸爸平时话语不多,偶尔也和我们说说做人的道理。在我心里,我感觉我能够得到这样的父母是我们兄妹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灵雨见小天完全沉侵在幸福里,不由得被他的情绪感染。想起自己这外人眼中的天之娇女,要权有权要钱有钱,可父母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父母的情感似乎没有小天那么强烈。做为共和国的显赫家族,有着一套不为人知的规则及威严,印象中母亲和父亲有很多年分居两地,她和哥哥一直是随爷爷在军营由保姆带着长大的。她甚至不记得父母亲给他们做过深刻的思想工作,甚至学校开家长会也都是保姆代去的。直到父亲调到京城工作后,母亲也随之调来京城所在的单位,一家人才团圆,那年她已经十一岁。直到那时她才能够真正享受久违的父爱及母爱。她的学习成绩一直不好,十五岁中学毕业时,父母通过内招将她送到了部队,从那时起她就离开了家成了军人。

    此时,她在心底羡慕小天有那样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,羡慕他有那样一对父母。灵雨说:“好羡慕你。你们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他们是大学同学吗?”

    小天说:“爸爸是师范毕业,大专,是高级教师。  灵雨有些感慨地说:“从知识分子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大多都得到过良好的熏陶,就像你,爱学习。”

    小天说:“可有些教师家庭孩子也没有成才,我想,还是教育方法欠缺。我挺庆幸的是我有一对好父母。”

    灵雨若有所思地“嗯”了声,眼睛看着前面的一支树杈,思索着什么问题,片刻转头看着小天说:“我现在倒真有些担心你的父母会不会接受我这无学无识的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小天听后笑了,说:“这可你从你嘴里说出你是我们家儿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灵雨的脸刷地红了,娇羞道:“我哪里就说了,就你耳尖的。”

    小天嘿嘿地笑着继续说:“是不是着急去我家啊。”

    灵雨就抬手打他,说:“和你说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小天止住笑,说:“我想肯定会接受你的,像你这样优秀的女孩,他们见了你恐怕会乐得合不上嘴。”

    灵雨说:“我哪里有啥优秀啊,就你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天说:“可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世界最优秀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灵雨笑笑说:“情人眼里出西施。”

    小天说:“可我感觉你比西施还美。”

    灵雨说:“贫嘴。”

    就也甜甜地笑。小天说:“我还是担心你的父母会不会接受我。毕竟你们不是一般家庭,会让你这天之娇女下嫁到平民家庭吗?”

    灵雨说:“说着说着又说到这里。这你别管,我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都想到家庭的悬殊,心里都沉沉的。

    一阵无语,灵雨问小天:“想啥呢?”

    小天也不想再说灵雨家庭的话题,笑了笑说:“想你。”

    灵雨说:“不老实,我就在你怀里还想啥?”

    小天扳过她的头,说:“想这样呢。”

    话毕将唇压在她的唇上,两只口张开,两只舌头搅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小天的双手紧紧搂着灵雨的后背,口中含着灵雨的香舌,鼻孔中喘着粗气,慢慢轻柔的吮吸。灵雨娇喘呢喃,鼻息如兰,眼睛微闭,享受着无以伦比的快意。两只口长时间的粘着,谁也舍不得分开秒许。

    小天醉眼迷离,瞄了下沉醉在快意中的女人,一只手就去在灵雨的背部抚摸,移至肩去,移至脖颈,触到了一只耳垂。那耳垂柔软微热,光滑细腻。不由心中一颤,松开口去,含住那只耳垂,舌尖舔动,竟似口含一粒珍珠或者像一粒葡萄。

    灵雨噗地笑了,拿手拍了下的他头说:“那里有啥好吻的,痒死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挣开。小天却没说话,猛然间双手伸出抱起灵雨,将她的双腿叉开坐在自己的腿上。灵雨心里一惊也任由他这样抱着,两张嘴又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小天的整根舌头被含在灵雨的口中,脑中却想起小然与周鹏****的情景。登时浑身发烫,脑间浑浊,尘根涨起。拖动着灵雨的屁股开始轻轻的移动,那摩擦的快感让小天体会着舒畅的快意。

    灵雨在这时感觉到裆间那根硬物正在****移动,说不出的兴奋令她浑身燥热,瞬间电流似的酥麻在全身奔涌。她愿意享受这醉人的快感,她不愿意舍弃这迷人的暇意。但她还是很快明白小天所做的一切。她的脸瞬间涨的火红,松开噙着的舌头,挣扎着欲起。却是被小天紧紧地抱住。灵雨的心在狂跳,她将低着的头靠在了小天的胸前喘着粗气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小天在她松开自己舌头的同时感到了一种失落,可那摩擦地快感让他不忍放弃。于是又欲去抱灵雨的屁股时,灵雨抬起了头,颤着声音说:“不可以,不、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小天不敢再动,却是紧紧地抱住灵雨的身躯。那力量很大,灵雨感觉喘不气了,说:“你轻一点,快要把我勒死。”

    小天松了些,将下巴埋在灵雨的肩上,好一阵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过了会,灵雨轻声说:“让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小天看看她松开自己的手臂。灵雨站起抬腿跨过小天的身体在旁边蹲下,就又感觉自己的裆下湿漉漉的。红着脸柔声说:“我不可以那样坐在你的怀里。”

    小天清楚她的意思,心里有些羞羞慌慌的。灵雨说:“那样咱们都会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小天点点头。灵雨一挪身偏坐在他的腿上,说:“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小天揽住了她。

    灵雨看看他将头埋在他的胸前。两人一阵都没了话语。

    小天下巴依在灵雨的脖颈处,想着刚才自己和灵雨的举止又有些无法控制自己。脑中就又想到,再又想到男女生所做的事,身上便有起了反映,裆下的那个东西又涨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时,他又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。他扳过灵雨的头枕在他的臂弯里,嘴唇又压在了灵雨的嘴唇上。****吻了阵。他的手开始不听使唤,拖住腰部的那只手开始移动,似无意却是有意地摸到了灵雨的一只乳房。触到那团绵绵的软软的部位时,又快速地将手移开,如触到了电流似的。但瞬间,也就是秒许,那只手就一下盖在了那团凸起的部位上。

    灵雨在这一刻惊得身体颤了下,分开相吻的口,一只手就用力掰着那只摸在她那乳房上的手,可那只手的力量太大,无法移开,于是她仰头乞求:“别这样,别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小天没有话语,他的眼中喷着****。俯下身去再将一张口堵住了灵雨那张恳求的口上。

    灵雨不再说话,在小天那只大手的抚摸中她体会了无穷的快意。他们就在小天隔着衣服的抚摸和两人激情地亲吻中持续了一阵。

    小天的思绪越来越混浊了,那当年和诗雨在所做的事非常清晰地浮现在脑际,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向下移去,颤抖着,慢慢地。忽骤间这只手触到了灵雨两腿间那最隐秘的部位。

    ...